• 0731-88280828
  • ,88281234
  • 0731-82200112
  • ,84418789(傳真)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互聯網金融時代下應注重個人征信的市場化發展

【字體: 】  【來源:個人征稿】  【編輯日期:2019-03-06】  【點擊次數:948 】

  要:近年來,互聯網科技帶來互聯網金融模式的快速擴張,互聯網支付、P2P網貸等金融業務新形式為資金流動提供新渠道,成為傳統金融行業的補充。但是信息不對稱、信貸詐騙等卻成為互聯網金融發展的新問題。作為金融行業的基礎設施,征信體制的完善無疑是解決這些問題的著力點,然而現有政府主導的個人征信模式在信用信息的來源、覆蓋面等方面卻無法滿足互聯網金融時代的需求,百行的成立也帶來一些問題,顯然,在互聯網金融時代背景下應該注重中國個人征信市場化發展。

關鍵詞:互聯網金融、個人征信、央行征信、百行征信

 2013年以后,隨著網貸平臺的快速發展、移動互聯時代的開啟,中國互聯網金融進入了一個高速發展的新時期。這一時期,騰訊、阿里等互聯網巨頭呈現出開辟全新互聯網產業鏈的態勢,支付寶、微信支付、螞蟻支付、京東小貸等代表性產品應運而生,憑借其效率高、成本低等優勢,互聯網金融成為以銀行為主的傳統金融模式的強大補充。

然而,互聯網的發展一方面為消費者提供了更為方便快捷的支付體驗,另一方面卻助長了各種金融欺詐的行為,包括,惡意騙貸、身份盜用、丟失被盜卡交易、偽卡交易、老賴、多頭借款等等。據普惠金融統計,每100個拒貸案件中,就有16起涉及不同程度的蓄意造假或欺騙。這些隨著互聯網技術興起的各種詐騙手段無疑增加了互聯網企業的運行風險,如何有效進行風險防控,已經成為互聯網金融行業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

無疑,作為風險防控的重要手段,中國個人征信的發展狀況以及未來走向對于金融反欺詐的影響不言而喻。自2018年百行征信成立以來,中國個人征信行業的整體架構便形成了“政府+市場”模式,準確來說,是“央行為主,百行為輔”的模式,雖說是中國個人征信行業前進了一大步,但是現有的個人征信仍無法滿足互聯網金融的需要。一方面央行征信系統主要服務于公共領域,對于互聯網金融企業的作用的確不大;另一方面百行征信的成立背景,又給個人征信行業帶來一些負面影響,對于個人征信產品的使用者互聯網金融企業來說必然是問題叢生。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互聯網金融行業當然向往個人征信企業百花齊放的景象,個人征信行業的市場化發展必是大勢所趨。

 

一、中國個人征信行業的發展現狀

中國征信業發展歷史并不長,個人征信起步更是晚,1997年成立的上海資信算是中國個人征信業的第一家公司,主要收集上海市民的個人征信數據。隨著上海資信數據庫建設的完善,類似該公司的中介機構開始在全國范圍內成立。2003年,國務院設立專門的征信管理局;20061月,全國統一的個人征信數據庫投入使用,中國個人征信業得以系統得開展;2013年《征信業管理條例》頒布。總的來說,2006年以后,以央行為主,各部委和商業銀行為輔的個人征信體系已經漸漸走上正軌。2015年,央行選取了八家機構作為試點,雖然最終均未獲得牌照,但是不管怎樣,隨著互聯網技術與金融行業的融合,互聯網金融行業對于個人征信的需求越來越大,中國個人征信業已經開始走向市場化,個人征信的商業屬性已經開始凸顯并發揮著巨大作用。直至2018523日,百行征信在深圳舉行開業儀式,中國個人征信業以“央行為主,百行為輔”的“政府+市場”模式初現雛形,因此民營個人征信方面,本文只就百行征信模式作出一定闡述。

央行征信系統的運行模式是,從商業銀行總行獲取信貸信息,從公安部、稅務部門、法院等公共部門以及公共事業單位獲得公共信用信息。但只對信息進行客觀歸集和呈現,不對個人信用進行評分。在取得信息主體同意后,接入機構可依法查詢相關信息。據實地調研,央行不久將推出其與美國FICO公司合作開發的第二代征信報告,其中將包含個人信用評分,然而由于其收集數據的種類有限,可能導致其應用場景有限。

百行征信有限公司,也稱“信聯”,其征信模式與央行征信中心一樣,采取信用信息互惠共享的模式達到征信數據采集的目的;所不同的是,百行是與商業機構而非公共機構達成信用信息共享合作。央行公開信息表示,百行的數據來源于200多家網貸公司、8000多家縣域的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涵蓋P2P網貸公司、網絡小額貸款公司、消費金融公司、汽車金融公司,融資租賃公司、民營銀行、助貸機構、金融科技公司。百行征信側重于互聯網信貸數據,它的出現,彌補了互聯網金融行業統一的信用征信數據的長期缺乏,與央行征信中心的征信模式形成差異化互補。

 

二、現有個人征信不能滿足互聯網金融的需要

(一)央行個人征信

1.信息采集種類狹窄,不能滿足互聯網金融“場景化”需求

中國人民銀行個人征信系統主要有兩個信息來源:一是,當客戶在銀行辦理信貸業務時,其個人信用信息就會自動錄入征信系統;二是,個人征信系統通過與公安部、建設部、稅務部門、環保部門、法院等公共部門以及公共事業單位進行數據對接,從而獲得個人非銀行系統信用信息。在數據種類上主要是金融信貸方面,面對互聯網金融時代下“場景化”的服務需求,這種信息采集方式以及信息采集種類的確“供不應求”。具體來說很多重要信用信息還未納入央行個人征信系統數據庫,比如說,證券信息、保險信息、委托貸款信息、P2P信息等重要的征信信息;還有許多小額貸款公司、融資租賃公司、資產管理公司、信托公司等也未完全接入現有征信系統;甚至很多銀行類金融機構也未接入央行征信系統,例如,住房儲蓄銀行、外貿銀行等。

數據來源不夠廣,使許多新興從業機構缺乏對接的積極性,或者即使實現數據對接,由于自身的“場景化”需求,也未必滿足發展自身業務需求以及實現風險防控的目的。這也是因為互聯網金融行業實際上還處于初步發展階段,統一的標準的業務模式還未確定,在數據的內容需求、規范性、安全性等方面與央行征信現有的體系模式還存在一定的標準不統一等錯位問題。由此,央行征信的“供給”,也就不能滿足現有互聯網金融市場的“需求”。

2.信息覆蓋面不夠廣,不能滿足互聯網金融時代巨大客戶群體的需求

盡管央行征信系統收錄的自然人數及信貸人數在不停增加,信貸人數占收錄人數的比例也在不停升高,但是,截至2017年底,央行個人征信系統在全國范圍內收集的自然人信息共9.7億,其中有4.8億有信貸記錄,有信貸人數的比例也只為49.5%,不超過一半,有信貸記錄的人數也不到全國人口的三分之一。這說明,現有征信系統無法滿足快速增長的金融需求。首先,央行征信系統收錄的信用信息無法滿足巨大互聯網金融消費群體的需求。其次,信貸信息并不能滿足現有個人征信體系信用信息的需要,大量潛在金融客戶無法被現有金融機構的信貸服務覆蓋,而這類人群大多為互聯網金融的服務對象,需要有新的信用評價標準使大量無信貸記錄的人更恰當的列入征信系統中。

3.對體制外機構封閉,互聯網金融機構難以利用

現有信息查詢體系主要針對體制內機構,商業銀行能夠與征信系統進行快速、便捷地連接,方便其進行放貸及其他金融活動,但是相比而言,許多小額貸款公司以及新興的互聯網金融借貸平臺仍面臨著個人信用信息缺失、借貸風險大且不可控的窘境,只能通過提高借貸門檻、提高借貸利率等手段防控風險。這樣一來造成的結果就是,對借款人來說,信用良好的人無法獲得更好的貸款機會以及貸款條件,有不良信用記錄的人卻能獲得與其他人等同的貸款條件;對借貸平臺來說,提高借貸門檻以及貸款利率無疑是降低了市場競爭力;對整個金融市場來說,一方面這種情況催生了高利貸等地下市場,另一方面也不利于形成穩定合理的利率水平。

(二)民營個人征信

百行征信的成立雖說是中國個人征信行業的新發展,但是由于其特殊背景,百行征信

也會給中國個人征信市場帶來負面效應。百行共有9家法人股東,八家民營企業各持股 8%,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持股36%,是最大股東,而該協會是2016年由中國人民銀行、銀保證等國家有關部委組織建立的,有明顯的政府主導性質。再加上百行的愿景是實現互聯網金融和小微金融全覆蓋,在這樣的股權結構背景下,就可能產生百行征信“準官方化”的性質,從而產生一系列負面效應。

1.短期內基本完結了單個企業成立個人征信機構的愿景

在建設信用社會的法律法規以及政策背景的支持下,同時作為重要的金融基礎設施,征信市場一直是各大企業以及互聯網巨頭搶占的焦點,2015年,央行為培育征信行業市場化的潤土,指出8家試點機構,此后,百度、京東等互聯網巨頭就表達了申請個人征信牌照的意愿。但是,百行征信的成立預示著,一方面8家試點機構作為百行征信重要參股機構,其獨立獲得個人征信牌照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另一方面,雖然央行并未規定8家試點機構退出個人征信行業的方式,但是個人征信試點模式已經不復存在,也就終結了其他機構獲得牌照的路徑。再加上政府對征信機構“少而精”的要求、個人信息保護監管趨嚴的態勢、審批制的較高準入門檻,個人征信市場進入艱難。

2.可能帶來寡頭壟斷

由于百行的成立,其他民營征信機構單獨獲得牌照的機會微乎其微,且中國個人征信行業“政府+市場”模式,也就是“央行+百行”模式,必將持續相當長一段時間。這樣一來,其他社會化征信機構被拒之門外。帶有“準官方化”性質的百行,在中國個人征信行業幾乎不存在任何競爭對手,就可能會帶來信息獨占以及壟斷問題,由此,可能會提高信用信息的市場價格,這樣有悖于其服務于金融行業、構建誠信社會的初衷,同時對中國個人征信行業的良性競爭也無疑是不利的,

3.“準官方化”性質帶來先天影響力

與其他民營征信機構不同,百行的股權結構明顯得使其帶有“準官方化”的標簽,在成立以及發展初期,就使其產品或者信用信息獲得更多的“信賴感”,而非其安全性、可靠性、有效性等其他優勢產生的正常驅動。這樣一來,其潛在的優勢,就有可能催生不公平的市場交易。同時,其對于公眾以及社會的影響力無疑大于傳統民營征信機構,一旦提供的信用信息產生完整性、準確性等問題,產生的問題將更加嚴重。

 

三、中國個人征信行業未來展望

信用已經成為現代社會及經濟增長的重要指標,互聯網金融行業的發展將會愈加依仗信用體系特別是個人征信的建設。總的來說,隨著互聯網金融行業的需求與個人征信產品現實供給的錯位愈加明顯,中國個人征信行業應更注重市場化發展,形成更符合中國國情的個人征信體系,并且個人征信體系與互聯網金融的有效結合將會實現征信產品的場景化革新。

(一)以市場主導模式為發展方向,以政府主導模式為現實選擇的個人征信體系

長期以來,中國的個人征信行業一直是政府主導模式,直到民營征信的試點工作開啟,才算是打開市場化的大門,但是那八家民營機構終究沒有獲得牌照,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例如,股份集中、對目前個人征信數據的準確性并沒有統一的評價標準、監管難度高等等。但中國個人征信行業的市場化發展終究是大勢所趨,百行征信也因此應運而生。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正有條不紊的向市場化國家邁進,中國個人征信行業的市場化發展必然將是未來可期的發展方向。但是由于央行對個人征信行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政府主導的模式在短期內也不會改變。

(二)個人征信體系與互聯網金融場景進一步融合

互聯網金融場景化的市場需求必將倒逼個人征信行業的發展,個人征信產品的場景化研發也必將幫助互聯網金融企業更有效防范風險,獲得更大經濟收益。總之,個人征信體系與互聯網金融場景的進一步融合將是大勢所趨,總結起來有以下方面:第一、P2P平臺將進一步接入征信系統。作為重要的放貸機構,P2P平臺巨大的數據庫將進一步完善現有征信數據庫,提高個人征信評價的科學性。第二、消費金融將推動征信發展。隨著未來差異化的互聯網消費金融的愈加活躍,其產生的巨大需求必將推動個人征信產品走向更精準與高質量。第三、個人征信將進一步融合準金融場景。例如招聘就業、醫療服務、租房租車等場景將更加需要個人征信產品,從而促進個人征信的場景化服務水平。

 

四、結語

在當下,互聯網金融行業快速增長以及場景化發展的市場需求,必將倒逼個人征信行業的革新,在堅持政府主導模式的前提下,必須關注中國個人征信行業的市場化發展,真正促進征信企業的百花齊放,完善征信體系的同時服務于金融行業的良性發展,真正做到與時俱進,銳意革新。

 


參考文獻:

[1]曹祎遐,顧舒雯.大數據催生個人征信市場百花齊放[J].上海信息化,2016(03):16-19.

[2]王雅琴.我國互聯網金融信用風險控制研究[J].現代營銷(下旬刊),2018(06):40.

[3]王志鵬. 我國個人征信市場體系研究[D].湖南大學,2017.

[4]清華課題組. 征信系統對中國經濟和社會影響研究[A].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Center For China in the World Economy.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簡報(總第36期)——征信系統對中國經濟和社會影響研究[C].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Center For China in the World Economy: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2014:3.

[5]楊東,徐信予.百行征信發展的幾點思考[J].中國信息安全,2018(02):59-62.


(作者:湘潭大學 黃鋮君 顧男飛 劉奕辰)

                                                                                                                (聲明:文章內容由作者提供,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9.30福彩中奖号码 电玩棋牌注册送分可提现 28计划软件 安卓全民麻将作弊器 2018年信息产业最赚钱的 2018捕鱼电玩注册送分 京pk10最稳办法 2015网赚赚钱最快的方认法 排列五近50期开奖结果 拼多多怎么做单赚钱 医疗众筹平台怎么赚钱 福建快3开奖查询 紫金矿业股票行情 福利彩票免费资料 hao500开奖网飞艇 彩票兼职代刷流水赚佣金 欢乐湖北麻将怎么买钻